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栏目导航
紫铜管
紫铜带
紫铜排
社区
新闻中心
企业文化
地方资讯
他们双城通勤 活在高铁列车时间表里
日期:2021-07-29

  站,再坐半个小时地铁到达北京南站,用10分钟出站、安检,在18点30分到达候车厅——此时离开往天津西、经停武清的高铁C2649发车还有24分钟。

  这样每天往返北京海淀和天津武清的双城生活,白雯刚过了半年多。在每天通勤路上,她摸索出了一些省时赶路的技巧:高铁4号车厢与5号车厢之间的车门离出站口最近,地铁13号线号线换乘口最近,西单和宣武门上车的人最多,得往里缩缩。

  武清是天津的一个行政区,距离海淀约100公里。2018年8月起,京津城际“复兴号”列车提速至每小时350公里,从武清站到北京南站只需要22分钟。

  对许多被北京房价劝退、没有北京户口的“北漂”来说,在北京工作,回武清睡觉,已经是十分稀松平常的选择。

  12月4日,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发布《2020年度全国主要城市通勤监测报告》,在36个全国重点城市中,共有超过1000万人正在承受60分钟以上的极端通勤之苦。

  对于双城通勤的人而言,每天4个小时,相当于一年有一个月的时间都在上下班路上。

  京津双城通勤的“车友”嘴上常挂着一些数字:605、654、722、811……这些都是列车的发车时间。白雯下班一般坐“735”上班、“654”下班,即7﹕35发车的C2206与18﹕54发车的C2649。

  这个“卡”指的是铁路总公司与中国银行联合推出的中铁银通卡,城际列车为持卡用户预留了一到两节车厢,持卡乘客不必提前买票,只需到站刷卡取座位号即可乘车。

  今年6月,京津同城卡推出,用户在一次性充值一定金额的情况下能享受8.5~9.5折的优惠。

  尽管用银通卡可以取预留票,但常常要提前排队。离武清站走路只需要10分钟的白雯,比要开车往返高铁站的对方要方便得多。

  高铁票价单程38.5元,地铁5元,公交1元,白雯一个月的通勤费用在1700元左右。更多时候,车友们会选择在第三方平台买票,把各种助力链接发到车友群里,互相点一点,能便宜三四块钱。

  “由北京南开往天津西的C2649次列车已经开始检票。”广播里开始催促旅客检票。

  白雯排在检票队伍的最后,不紧不慢地往前走,她早就摸清了开车前3分钟才停止检票的规律。

  22分钟的车程,车厢内很安静,几乎没有人在交谈,大半乘客都戴上了耳机,不是在看手机,就是在闭目养神。

  车门打开,乘客鱼贯而出,步履匆匆。武清没有地铁,电动车是通勤人群从家往返武清站的重要代步工具,一排排小电驴把武清站停车场车棚停得满满当当。

  武清站是京津城际唯一的经停站,在2015年之前一直是中国面积最小的高铁站。2015年,车站在第一次扩建后,容纳客流量由4000人次提高到1.5万人次,2017年,武清区一方面计划对现有城际站进行第二次扩建,同时推进城际站南站区的建设。

  铁路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,从2008年京津城际铁路开通后,截至2018年累计运送旅客2.5亿人次,武清站的日均发送旅客由2008年的366人次,增加至1万余人次。

  天津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原高级工程师万涛在2018年利用大数据对天津与北京间的跨域通勤做过研究,发现在日通勤模式(指每周往返次数在6次以上)中,双城通勤人员主要流向与天津毗邻的通州区、靠近天津方向的朝阳区、靠近北京南站的丰台区、科教与IT行业集中的海淀区,职业以文职人员和专业技术人员为主,月收入在8000元以上者占55%。

  从事过软件开发、现在是产品经理的应欢有着近10年的双城通勤史。这些年,他在西二旗、望京、三元桥、雍和宫都工作过,是最早一批乘坐高铁双城通勤的人。“我记得当时我上班的时候整个站台就四五个人,还都认识,但是现在一个站台上得有四五百人,都不认识。”

  在望京工作那段时间,地铁14号线还没完全开通,应欢每天要倒三趟地铁才能从北京南站到酒仙桥,在4号线上“被挤成肉饼”。

  2016年,应欢有了车,工作也换到了亦庄,他开始自驾通勤。“顺道的话我都会带一两个人,后来发现这样的需求很多。”

  于是他和几个朋友合计,找了一家租车公司,租了3辆大巴,“每天都有一二百人坐车”。常客单程25元,包月950元。“基本上就够拉平成本,费精力也挣不着钱。”

  班车方便了那些住得离高铁站比较远的上班族。应欢根据乘客需求,把班车站点设在了客流量比较大的地方。“我可以直接在小区门口设置个站点,这样的话就很方便了。”

  在各个站点接上乘客以后,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车程,到达亦庄线经海路地铁站。“路上一般不堵,我们每天都跑的话基本上都知道哪块堵车,一般就在检查站堵个10分钟。”

  2007年,在京津城际铁路开通之前,应欢就在武清买了房子。“我来得算比较早的了,那个时候买房不就三四千块钱一平。但是北京那边的话,像中关村北边那一片已经要1万到2万了。”

  在天津从事房地产工作6年的肖先生介绍,天津可以分为市内六区、环城四区、远郊五区,房价依次降低,还有一个滨海新区。

  2018年5月天津出台“海河英才”计划后,吸引了许多北漂落户天津。截至今年10月底累计引进32.8万人,平均年龄32岁,仅2018年当年就引进各类人才13.3万人。

  13年的时间里,武清的房价已经翻了3倍。数据显示,11月武清新房成交均价15622元/㎡,二手房成交均价14429元/㎡,但跟北京“凶猛”的房价相比,选择在武清“上车”的人越来越多。

  “来天津买房的人主要有三种。”肖先生介绍,一种是30岁上下、在北京买房有压力、未来打算来天津发展的年轻人;一种是在北京有房但没有户口、为了解决孩子教育问题的中年人;还有一种是想把父母接到身边养老的人。

  尽管北京周边还有燕郊、廊坊等选择,但武清因为有高铁,通勤方便,又能享受天津的教育政策和丰富的教育资源,渐渐受到青睐。“武清区是远郊五区里教育资源最好的一个区域,而且转学的政策最宽松,已经有几所非常不错的学校。”肖先生说。

  通勤辛苦,也有不少双城生活者开始考虑去,但对于像IT、金融这样高度依赖北京的行业而言,离开北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肖先生有一个关系不错的客户,在离开北京之前已经是某互联网大厂的高管了。虽说北京有房,但是因为没有户口,小孩马上要上小学了,就在天津买了一套房,自己也来。“机会选择太少,工资待遇直接减半,工作了一年左右,又回北京了。”

  45分钟,是全球大城市对于通勤时长上限的共识。《2020年度全国主要城市通勤监测报告》指出,45分钟以内通勤人口比重达到90%,是城市繁荣、公平、可持续发展的目标之一。

  西英格兰大学曾针对英国上班族做了一项调查,结果显示,通勤时间每增加20分钟,员工对工作的感受就相当于被降薪19%。

  除了北京与天津,双城通勤在另外几个超大城市间也并不少见,例如上海与苏州、广州与佛山、深圳与惠州。

  “跨城通勤一定不是一个值得推崇的现象,但从城市圈的发展上看,这又是一个必然的事情。”万涛说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,每天往返于北京和天津的高铁/动车约320趟,仅有48趟经停武清,通勤时间段(6~9点、17~22点)发车间隔最短10分钟,最长76分钟,首班车6﹕22,末班车21﹕27。

  对比苏沪,由苏州北站往返于上海虹桥的高铁/动车每天约有390趟,通勤时间段发车间隔最短3分钟,最长18分钟,首班车5﹕48,末班车22﹕50。

  “如果所有北京到天津的城际都经停武清,那样就太好了。”同样是每天往返京津的齐惟说。

  “(城际铁路公交化)肯定是一个好的发展方向,但需要综合考虑现实情况,铁路部门肯定也要综合考虑客流、运营成本。”万涛分析,和长三角、珠三角城市群相比,京津冀中等城市偏少,基本上还是以京津两个核心为主,但反观长三角,尽管昆山是县级市,但人口和产业都很集中,而在珠三角,东莞、佛山经济实力都十分雄厚。

  “这就决定了客运的需求,也就京津这个走廊需求比较大,其他走廊需求就弱一些。”万涛说。

  2019年,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《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》,提出要推动“四网融合”,即干线铁路、城际铁路、市域(郊)铁路、城市轨道交通。“这一定程度上就是要打破行政区的概念,实现核心城市对周边的辐射。”万涛说。

  万涛认为,针对城际间通勤需要多次不同交通方式间的转换问题,试点“出行即服务(Mobility as a Service)”是一个方向,通过整合高铁与跨行政区的城市轨道交通、城市公共交通,推出套餐式的出行服务,提高出行者效率和体验,降低跨域出行的成本。

  12月7日,武清区委发布《中共天津市武清区委五届十二次全体会议决议》,提出要抢抓“轨道上的京津冀”建设机遇,推动“通武廊”市域(郊)铁路建成通车,积极推进城际站扩建和南广场开发建设,争取更多车次经停武清。

  根据天津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发布的《关于京津通勤便利化工作举措网上征询市民意见的公告》,12项京津通勤便利化举措将争取在明年落地,包括缩短发车间隔、地铁APP互认、安检双向互认、开通北京等重点区域直通车等。

  “京津冀一体化协调发展的核心还是要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,重视产业区生活配套设施建设,如果一些产业能比较顺利地向天津那些地方落地的话,这种超长距离的通勤也就没有了必要性。”万涛说。


友情链接:

山东创弘金属制造有限公司专业生产销售紫铜带,紫铜排,紫铜管,紫铜棒,紫铜板等紫铜产品,品质保障,服务至上,送货上门。